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24222.com > 正文内容

香港高定位广州大动作深圳金融怎么办?

发布日期:2019-05-14 21:19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深圳经济总量首次超越香港,坐实大湾区第一经济大市”的消息在网上频传。仔细对比了一下,实际数据是这样的:2018年,香港GDP按照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约24001亿元,而深圳为24222亿元人民币,深圳比香港多出221亿。当然,www.jlf1111.com,对比2.4万亿以上的经济总量来看,221亿也就是个小零头,因此这个超越现象更多的是象征意义。按照GDP计算,的确深圳是坐上了大湾区经济第一把交椅,但是,在一以贯之的政治社会认知系统里面,深圳从来没有“第一把交椅”这个事,在全国老早就进入所谓四大一线城市,然而排名似乎永远是老四:北上广深。最近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出来了,定睛一看,深圳还是老四:港澳广深。管你有没有华为、腾讯什么的,官宣体系里,深圳永远是可二,可三,可四,不可第一。至于为什么这样,就不用细究了吧,官方的表达自有它的理由。

  大湾区规划纲要虽然提到了港澳广深四大中心城市,但大家都明白,澳门实在太小了,没有太多的可比性,暂且出列,而香港、广州、深圳三城之间的关系,目前看更加微妙了。www.6ccc.cc。高喊“深圳GDP超香港,坐实大湾区第一经济大市”的深圳人,显然是不甘心大湾区规划纲要中对深圳城市的偏弱定位,他们想要用事实证明深圳不输于香港、广州。然而,我近日感受到的恰恰是一种对深圳城市地位具有重大挤压效应的动向:金融业大洗牌!

  纲要给了香港极重要的城市定位,特别是作为和纽约、伦敦齐名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定位不可动摇。然而,近期主要是广州的金融动作,非常猛烈!我们先列一下重大消息吧:

  显然,港、深、穗三城的强力竞争,在大湾区规划纲要刚刚出台之际就拉开序幕了,而且,是直接从核心产业——金融业启动!谁都明白,现代经济的命脉就掌握在金融业手里,谁掌握了金钱、资本的操控权,谁就是龙头老大。以往的大湾区,香港以国际金融第三城地位稳居大湾区头牌金融城宝座,在内地,深圳本外币存款7万多亿,仅次于京沪位居第三,同时拥有内地两大证交所之一,加上多年来基金、保险、私募等金融业务发达,在金融业方面略胜广州一筹。

  广州显然早已不满自己在金融业领域被边缘化的局面,一直在寻求突破。这次大湾区规划纲要可以说给了广州一个超级机会,先在证券市场上来个猛招,把上交所拉过来,上交所也乐得在华南占个坑,直接和港交所、深交所对垒。这下大湾区热闹了,港、深、穗三城证券市场混战不可避免了。也许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竞合关系吧,先竞争,后合作?

  其实,我更看重碳排放期货交易所给广州带来的重大机遇,要知道,碳排放在国际上是越来越重要的环保、经济、金融指标,连美元在黄金、石油做锚之后,都在打主意以碳排放做锚,搞它一个“碳美元”,可见碳排放交易的重要意义。如果广州搞了碳排放期货交易所,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最具潜力、代表未来的特色金融证券机构,在国内国际上将日益凸显其巨大的成长价值。

  深圳金融业在干嘛呢?大湾区规划纲要对深圳金融业的发展着墨不多,总体定位一般,而深圳金融业在纲要出台后也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一切似乎都是循规蹈矩地前行,真应了纲要里面的一个专门针对深圳金融提出的关键词:依规。原话是这样的:“支持深圳依规发展以深圳证券交易所为核心的资本市场,加快推进金融开放创新。”我仔细查了一下,整个纲要里面只出现了这么一次“依规”。纲要对大湾区11个城市的方方面面工作提出了那么多的方向和要求,都没有用“依规”这个词,为什么要专门针对深圳资本市场的发展提出“依规”呢?是深圳金融证券业过去太不依规了?还是其他城市的发展可以不依规?这事有点耐人寻味。事实上,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深圳真的在太多领域没有“依规”,都是在“闯”和“创”,如果一直“依”那些陈旧的“规”,哪有今天生机勃勃的深圳?

  我想深圳金融业不会如此“依规”或循规蹈矩地走下去,深圳的城市性格和经历决定了它一定会针对当前大湾区特别是香港和广州金融业发展的最新动态,推出适合深圳再发展的金融战略和策略。会有哪些可能的动作呢?我认为下面一些动作都是可能发生的:

  前海是什么?是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后来广东自贸区成立,前海和蛇口一道被纳入自贸区范围。官宣的提法都是: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横琴。但事实上,前海注册的企业数量和注册资金量都远远高于南沙和横琴。显然,对于深圳来讲,自贸区当然要搞,但不能把前海既定的“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定位忽略掉,大湾区纲要提出要建设“港深极点”,并且提出以前海为核心,建设深圳城市新中心,在前海开通新口岸,这充分显示了前海极端重要的战略地位和价值,我认为深圳应该按照现代国际金融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的战略定位再振前海,要按照纲要提出的要求,对前海实施大幅度扩容,鉴于南山和宝安两区在大湾区的核心区位,建议把这两区整体考虑纳入大前海范畴,至少以目前的前海片区为核心,向南、东、北外推10—15公里,形成100—200平方公里的大前海范围,这个空间范围是必须的,太小了不行,这样才能通畅地推进“大前海国际金融及现代服务业合作试验区”和“大前海自由贸易港”的建设。显然,扩容后的前海将全面提振深圳在大湾区金融业发展中的地位,同时也将巩固和提升深圳在大湾区的核心城市地位。

  纲要特别提到了深交所的发展,这也是深圳在金融业和资本市场领域最能挺起腰板的中坚力量。尽管深交所多年来在国内行政导向下,上市公司规模和总市值弱于上交所,但是,就市场的活跃度和市场品质来讲,深交所不输于上交所,而深圳的上市公司市值更是超过10万亿,次于北京,名列全国城市第二位,如果剔除央企,则高居全国城市榜首。未来深交所要应对国内外竞争,就必须重新梳理发展战略和策略,特别是要改善创业板平台和机制,形成与上交所科创板良性竞争的格局,并继续成为深圳在大湾区提升地位和影响力的领头羊;

  大湾区的发展已经明确,未来核心竞争力在于科技创新,要全力建设全球性的科技创新湾区。而在科技创新方面,深圳显然有着明显的优势,华为、腾讯、大疆、比亚迪、平安、招商等等巨无霸都是深圳本土培育出来的。而科技创新离不开金融的强力扶持,未来深圳要继续保持科技创新的优势,就必须同时强力推进科技金融产业的大发展,形成科技创新和科技金融良性互动的格局。

  中国人民银行曾经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之初,设立了“深圳经济特区分行”,可见当时深圳金融及银行业的重要性。遗憾的是,后来分行撤销了,改设“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显然降格了。我认为深圳应该借助前海的扩容和深拓,积极向央行申请恢复分行建制,在前海设立“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前海分行”,以强化前海乃至深圳的金融及银行业的定位,大大有利于推动银行业更好地为深圳的科技金融及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优质服务。

  深圳多年来在金融领域一直凸显市场化发展的优势,资本市场和直接融资业务始终在全国扮演着重要角色,平安就是一个经典范例。从国际经验看,中国的保险业仍然处在大发展的过程中,这次大湾区纲要也要求深圳重点推进保险业,深圳完全可以继续在推进保险业方面引领全国的发展,同时,在基金、债券、私募、投行、融资租赁等金融业务领域同样继续积极、合理实施规模化、品牌化发展,保持在全国的领先地位。

  随着国内各类资产和财富规模的日益壮大,资产和财富管理的重要性越来越显得迫切。深圳显然应该积极借鉴国际资产和财富管理的丰富经验,对国内政府、企业和民众的多元存量财富和资产实施高效管理和运营,获取财富和资产的高增值价值,同时积极建设全国性甚至是国际化的资产和财富管理的中心城市。

  大湾区香港、深圳、广州三大城市并存,竞争不可避免,但是,从全球价值链看,这又是大湾区极为难得的超级优势,三城显然应该进行合理的竞争与合作,共同巩固和推进大湾区的国际地位,特别是在科技创新和金融领域,三城拥有雄厚的基础,应该各自发挥特色优势,竞合前行。在金融领域,香港有了高定位,广州在搞大动作,相信深圳也在积极布局谋篇,这局面,煞是热闹,超有活力。竞争合作,这是大好事,就让我们共享三城的竞合大戏,好戏在后头!